首页 | 新闻 | 房产 | 家居 | 汽车 | 团购 | 购物 | 二手 | 分类 | 黄页 | 教育 | 论坛 | 招聘 | 健康 | 旅游

佛山滴滴司机深夜被劫杀 家属起诉滴滴公司

 

  原标题:佛山滴滴司机深夜被劫杀,家属起诉滴滴公司,今日开庭

  司机深夜遭劫杀 滴滴能否“3倍赔偿”?

  南海滴滴司机被杀案今日开庭,详细作案过程曝光。

  家属称死者与滴滴是雇佣关系,将于近日起诉滴滴。

被害滴滴司机敖某健。

被害滴滴司机敖某健。
 
  在之前轰动全国的滴滴乘客遇害案中,滴滴司机都作为施暴者的角色出现。但今日早上佛山中院审理了一桩抢劫、故意杀人案中,滴滴司机成为了受害者、死者。

  这起案件在关注滴滴司机安全问题的同时,也带来了多个法律问题:究竟滴滴公司和司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?此前滴滴公司在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发生后,曾声明“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,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”,这一补偿标准又是否适用于滴滴司机身上?

  敖某健家属及律师表示,他们将于近日起诉滴滴公司。

 受害人亲友走出法院。
受害人亲友走出法院。
 
  庭审现场:

  受害人家属痛哭 被告竟称“不后悔”

  今日早上,22岁的云南人李琴兵带着手铐和脚铐,出庭受审。这名身高约1.75米,身材肥胖的男子,正是去年12.24滴滴司机被杀案的被告人。

  被害人敖某健56岁的父亲和52岁的母亲今天也来到了庭审现场。在检方宣读起诉书以及李琴兵的供述时,由于提及到了敖某健被害的过程,敖某健和父母当场痛哭起来。

  其后李琴兵不但表示认罪,还拒绝回答自己辩护律师的一切问题,他声称会“接受法院的一切判决”。但是,到了最后陈述阶段,法官问其是否后悔时,他竟然说出了“不后悔”三个字,让受害者家属倍感愤怒。

  敖某健的弟弟敖某博告诉广州日报记者,哥哥对家人非常孝顺。他之所以到佛山打工,是因为父亲的生意出了问题,他想赚钱帮家里度过困境。由于阳江的滴滴车赚得不多,敖某健才会到佛山来。“他每周都会寄1000元给妈妈,留给自己的生活费很少。”敖某健的去世对其一家人打击很大,其父母每日以泪洗面,由于不想触景伤情,连他们住的房子也卖掉了。

  案情披露:

  欠赌债抢滴滴 第四辆车才下手

  李琴兵抢劫杀人前,在一家物流公司做快递员。据佛山市检察院指控,2017年6月开始,他因为网络赌博,输掉了10万元。同时,据其任职的物流公司负责人称,他还欠拖了公司1万多的货款没有结清。为此,他开始谋划抢劫滴滴车司机。

  去年12月23日晚上,李琴兵从附近商店买了绳子,并从面包车上拿了封口胶,开始准备实施抢劫计划。他先后打了三辆滴滴汽车,但是由于对方身材高大,他都不敢下手。一直到了次日凌晨3时,他在南海桂城锦城东二门上了阳江人敖某健的滴滴汽车。由于熬夜开车,31岁的敖某健显得相当疲惫,同时敖某健的身材瘦小,李琴兵觉得机会来了。

\
  李琴兵于是不断改变路线,直到来了桂城平洲林岳一处正在修路的偏僻路段时,滴滴软件显现车费已经高达112元。李琴兵叫敖某健停车,并且支付了车费。与此同时,李琴兵拿着绳子,悄悄地从后面企图勒住敖某健的脖子。敖某健猛然发现不对劲,于是马上开门下车逃跑,边跑边试图拨打110报警电话。

  先后两次勒颈 再放后备厢内致死

  很快地,敖某健便被李琴兵追上并摁倒在地,李琴兵用绳索绑住他的身体、用封口胶封住其嘴巴,将其拖回汽车后座。在汽车后座那里,李琴兵用拳头连击了敖某健面部数下。

  从敖某健身上,李琴兵搜出了400多元人民币和100元的港币。凌晨4时左右,在李琴兵的威胁下,敖某健为自保,说出了密码,将自己手机里的1万元分两次转给了李琴兵。

  然而李琴兵并没有因此而放过敖某健。李琴兵查看敖某健手机时,发现他曾经打过110电话,以为他已经报警。于是,李琴兵用绳子和双手勒住了敖某健颈部,直到其一动不动。之后,李琴兵开着敖某健的汽车逃跑,在途中他发现敖某健的手脚仍在动,他再次下车用绳子勒敖某健的脖子,认为其已经死亡后,将其放进了汽车的后备厢里。

  李琴兵把车停在平洲夏南一花木市场路边停车场后,随即逃回自己的出租屋,用刚抢回来的1万元继续赌博。直到当日早上10时许,民警将其抓获归案。

  

\
  其实在李琴兵第二次实施勒颈行凶后,敖某健仍尚存一丝气息。据后来警方的尸检报告显示,敖某健的死因是“机械窒息合并一氧化碳中毒”。据律师估计,在后备厢里已经奄奄一息的敖某健,还吸入了汽车尾气排出的一氧化碳,最后在双重扼杀之下,敖某健最终没能等来清晨的阳光。

  同行回忆:

  定位显示车在行驶,但电话无人听

  谢先生是敖某健的老乡,他同样在佛山靠开滴滴汽车为生。他向广州日报记者还原了当天晚上,敖某健家人及朋友焦急寻找他的过程。

  去年12月24日凌晨3时,在他们滴滴司机的微信群里,敖某健发出了这些一声感叹:“今晚的生意真的是淡啊!”他们未曾想到,这是敖某健人生中最后一次和他们发出的信息。

  一直到凌晨3时许,谢先生开始打敖某健的电话约吃夜宵,但没人接听,有老乡通过定位发现他的车一直在行驶。4时半,谢先生再打过去时发现电话已经关机。

  通过定位,谢先生发现敖某健的车停在了桂城平洲一个停车场里。早上7时,谢先生在该停车场找到了敖某健的车,但人却不知所终。谢先生马上报了警。“当车尾厢打开,现场气氛马上紧张起来了。”谢先生说,当时警察都围在车尾,不让他看车尾厢的情况,并带他回派出所做笔录。

  不再敢深夜开滴滴,车上放防身武器

  当日下午1时,敖某健的弟弟敖某博和家人一起赶到了佛山。“哥哥的头部和鼻子有很多血,但警察说这些都不是致命伤。”敖某博告诉记者,在他们赶到佛山前,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获归案。

  谢先生说,在案发后,他们都不敢再在深夜开滴滴汽车,一般凌晨12点就会结束营运。“乘客晚上说要去一些偏僻的地方,我们一般都不会答应,车上都会放上棒子之类的防身武器。”

\
 
    案件争议:

  是居间还是雇佣关系?

  3倍赔偿是否对司机有效?

  敖某博说,滴滴公司在案发当日就联系了他们,表示可以垫付丧葬费和提供一些人道主义救助。

  敖某健家属所聘请的律师沈少伟则认为,滴滴公司与敖某健之间已经构成了雇佣关系,滴滴公司应该对此进行人身损害赔偿。他表示,今天他已经向佛山中院提出调取部分案件材料作为证据,并将于近日向南海区法院状告滴滴公司。

  “我们初步诉求的赔偿金额大概是80万左右,而精神损害赔偿我们将尽量争取。对于滴滴公司之前发声明所称的3倍赔偿,我们正在考虑当中,一来3倍即240万的赔偿请求,其诉讼费高,二来该声明是滴滴公司单方面发布的,是否能获得法院支持还是未知数。”

  据了解,在乐清顺风车女子遇害案发生后,滴滴曾经过发出一份声明,称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,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。

  而在此前,滴滴公司针对敖某健被害案,曾回复广州日报记者,在事件发生后,滴滴已第一时间与司机家属沟通,并垫付有关丧葬费用。同时,滴滴平台为巡游出租车司机提供的是“澳门银河官网娱乐平台的居间信息服务”。

  来源:广佛头条

延伸阅读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广西
  • 桂林

48小时点击排行榜

热评新闻

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